当前位置: 首页>> 信息报送审核>> 正文

如梦令

来源:五家渠市政府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:芳草湖法院-杨秀花   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8-24 16:19:40
   


这是一场梦。

梦中总是被一个小男孩所缠绕,这是一个无拘无束、清澈自由的小男孩,他经常出现在昏暗的房间里,我看不清他的脸正如我不知道缘何这是一场梦一样。而每当我苦苦找寻他时他却渐行渐远,我真切的想念这个小男孩,他家门前荒凉的古道与分布在周围的湖泊是我梦的温床,我无数次来到斑驳的大门前,目光穿透门隙,希望他从里面走出来与我相见。人常说,最远处的海天相连,最远处的人们相见,可是,直到梦醒了这种情况也不曾改变,我还是看不清他那张脸。

后来,我远行,梦里的小男孩一下变了,我再也摸不透他的性格了,他变的刻薄而又锋芒毕露,梦见他会是在失意落寞之时,再也不用去找寻他,他总是会在最恰当的场合出现,用他那无比尖酸的冷言冷语刺痛我、讥讽我,他回来之后,我就如同相机里的胶卷,蜷缩在封闭的空间里,记录着他的嘲讽与打击。

再后来,我开始讨厌他,我想丢弃他,我决定再也不梦见他,可还是忘不了他,这一梦就是二十多年,而他一次次来到我的梦中,最终住进我的梦中,我也愿意让他定居在那里,和我一起深夜游戏。清晨,梦的大门被阳光反锁,而我却沉溺在似幻似真的梦里不想出来。

许久之后,风沙过后的宁静中,我看到一张脸,一张梦中他的脸,我拾起眼睑,聚目光于他的瞳孔,我看到他瞳孔中的我,那是我吗?他说:“逝去的时光、没留下一点痕迹。我不想你浑浑噩噩的穿梭在这不相干的车水马龙、孤独肆意的欣赏着不相干的风景。久久之后、当你回头,你是否还记得那些人、那些事、那个舞台、那些唏嘘、零落的掌声?”我沉默,然后说:“对不起,你认错人了。”

他却说:“我怎么可能认错,你就是我啊”。芳草湖法院-杨秀花

打印本页】  【关闭本页
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